第872章:这是什么鬼东西?
作者:暖玉Q      更新:2020-03-30 13:30      字数:2888
  第872章:这是什么鬼东西?

  越往上爬,越难突破。

  虽说修士实力变强了,但九重天雷的强弱,是根据历劫者的能力量身定制的。

  你强它更强!

  天雷加上历劫,很少有修士能扛到最后。

  这,便是天道。

  生而为人,就得规规矩矩做个凡人。

  不安于天命者,九死一生。

  望了眼晴空万里,旷亮无比的蓝天,云汐心中涌起阵阵不安。

  居安思危,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两世为人,她从不敢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没有九重天雷,也没有历劫。

  这不寻常的背后,肯定隐藏着天道。

  只是,是什么样的天道,她还没有发现。

  等吧,总会发现的。

  云汐自我安慰。

  邪灵一灭,网格透明柜子自动消失,被困在里面的人也跟着脱困。

  死而复生的人们,满脸皆是喜气。

  只是,赫连真和夜怜霜,却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

  众人跪在云汐面前,涕泪交加,千恩万谢。

  绝处逢生,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欣喜的了。

  “快快请起。云汐微笑着请大伙起身。

  众人依言起身,言笑晏晏,一派喜气。

  “汐儿,恭喜你!夜挽霜真心祝贺。

  百里惊尘等人也纷纷上前祝贺。

  云汐含笑点头。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脸上奇痒无比,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破皮而出。

  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脸,感觉脸上竟然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汐儿,你的脸……

  淡定从容如夜挽霜,竟一脸震惊地望着她,眼中满满的全是担忧。

  还有百里惊尘和赫连绝,也是又惊又忧。

  云汐急忙掏出琉璃镜。

  这一照,吓得她差点握不住手中的琉璃镜。

  琉璃镜中,是一张黑漆漆的脸。

  这种黑,跟当初吞噬凤凰火种时所产生的后遗症完全不同。

  那时,她肤色虽黑,皮肤却是光滑的。

  而眼下,她的脸上,竟长满了黑漆漆的瘤子。

  这些黑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变大!

  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将整张脸占满。

  她精致的五官,没多久便淹没在了一堆黑瘤中。

  黑瘤有大有小。

  有的,有柿子那般大,有的,像葡萄那样小。

  挨挨挤挤,密密麻麻。

  黑瘤饱满而又鼓胀,怎么看怎么恶心。

  饶是不怎么在乎容貌的云汐,也被自己这张丑脸给惊到了。

  女为悦己者容。

  有了心上人的女子,不可能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脸。

  丑点或许还能靠其他方面弥补,可丑成这样,再多优点也弥补不过来了。

  云汐首先想到的是御临宸。

  御临宸若是见到她这张丑脸,会不会被吓跑?

  想了想,云汐忍不住笑了。

  就她现在这张脸,被吓跑才是正常的吧?

  她指尖轻弹,使出青光治愈术,努力拯救自己的脸。

  然而,黑瘤却一个也没消失。

  她伸手探入空间袋中,想取几粒解毒丸尝试一下。

  手一碰到空间袋,她猛地想起,解毒丸已经全都送给了御临宸。

  这些日子她太忙,新的解毒丸还没来得及炼制。

  她转眸望向夜挽霜,道:

  “有解毒的丹药吗?

  闻言,夜挽霜急忙取出所有解毒丹药给她。

  百里惊尘和赫连绝也都将身上的所有解毒丹药全都取了出来。

  云汐一瓶一瓶尝试。

  尝遍了解毒丹药,身上的黑瘤还是纹丝不动。

  别说消失了,就连变小都没有。

  夜挽霜低声提议:“要不,用针将瘤子戳破,然后挤出黑汁,再涂上祛疤膏……

  “万万不可。厉文韬急忙阻止。

  云汐道:“有何不可?我倒觉得,这办法不错。就算挽霜不说,我也打算尝试一下。

  厉文韬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活了千年,懂的,自然会比凡人多些。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云汐急忙追问。

  “这是因果瘤。

  厉文韬脸色凝重:

  “逆天而行,是会遭天道反噬的。地狱领域可以吸收邪灵的能量,那是因为地狱领域本身就有净化红尘的功能,而你,只是一介凡人。邪灵伤天害理,残害无数生灵,你吸收了它的能量,自然要承担因果报应。所以,你的脸上,便长出了这么多因果瘤。

  因果瘤?

  云汐倒吸一口凉气。

  难怪九重天雷没有降临。

  难怪传说中的历劫也没发生。

  原来,都是被因果瘤给压制住了。

  深吸一口气,云汐稳了稳情绪,低声道:

  “有办法去掉吗?

  “有。厉文韬点头。

  一听有办法去掉,众人松了一口气。

  云汐精神一震:“我该怎么做?

  厉文韬不答反问:“恶的克星是什么?

  “善。云汐脱口而出。

  “嗯。厉文韬点头,“因果瘤,乃恶之报应。要想消灭它,只能靠行善。

  云汐道:“好,等我处理完私事,我便行善积德,化解因果瘤。

  百里惊尘道:“汐儿有什么私事需要处理?要不要我帮忙?

  云汐道:“我联系不上三哥了,我想找到他,确定他平安后,我便浪迹天涯行善积德去。

  赫连绝道:“我也打算出门历练,要不,我们结伴同行?

  云汐摇头:“你我目标不同,不宜结伴。

  历练,应该去险地,那样才能快速成长。

  而险地,基本上都没什么人。

  积善行德恰恰相反,要往人多的地方跑。

  两个人同行,只会彼此拖累,不妥。

  赫连绝哪里是真的想要历练。

  他只是想找个借口陪在云汐身边罢了。

  他甚至卑鄙地想,因果瘤的化解需要时间,要是御临寰嫌弃她如今这副模样,他指不定就有机会趁虚而入了。

  谁知云汐居然真以为他是为了历练。

  赫连绝不甘心,还想说话,却见云汐早已飞身跃上大鹏鸟,腾空万里,绝尘而去。

  大鹏鸟乃灿灿所化。

  他载着云汐去找御临宸。

  云汐掏出传讯玉佩看了看,还是没有回音。

  灿灿用千里传音也联系不上他。

  好在,分离前,御临宸除了送她传讯玉佩外,还在彼此身上用不会褪色的颜料画了跟踪符。

  当时,云汐还笑他紧张过头。

  只不过是一次短暂分别,而且彼此还带了传讯玉佩,用得着画跟踪符这么麻烦吗?

  如今看来,幸亏当时御临宸想得周到。

  否则,失联后的焦虑等待,能把人逼疯。

  君山上,山风呼啸,枯黄的叶自枝头飘落。

  望着一脸失望的赫连绝,百里惊尘苦笑连连。

  这还真是同病相怜。

  明明已经放弃,可总会因为某个原因,重燃希望。

  然而这个希望,很快又被现实粉碎。

  反反复复,永远也做不到真正死心。

  甚至在心底盼着她变丑,变无能,变得再也没有男人会多看一眼。

  如今,汐儿真的变丑了。

  可很快他便发现,原来,有这样期盼的人,不止他一人。

  就算想捡漏,也得排队。

  排队还是小事。

  关键是,就算她变丑了,她也不急着找男人,而是潇潇洒洒浪迹天涯去了。

  绝色美人突然变得奇丑无比,这换做一般女子早就晕过去了。

  可汐儿也就震惊难过了那么一小会,很快便抖擞精神拯救苍生去了。

  这样的胸襟,连男子都自叹不如。

  赫连音望着夜挽霜道:“青儿,跟我回家。

  夜挽霜抬眸望着他,道:

  “霜弟死时,我跪在他的尸首前发誓,这世间,从此再无夜青霜,我会代替他好好活下去,做一辈子的夜挽霜。赫连音,你坚守承诺,我由衷感激。现在,我正式向你提出退婚,不是你辜负了我,而是我对不起你,你早日成亲生子,不要再有任何心理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