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风折岸柳,有琴曲微扬
作者:归心      更新:2020-05-24 10:21      字数:2798
  寒门李凡,谁敢一战?

  他扫视着场中,目光中带着冷冰、轻蔑!周围人都是脸色一变,李凡这居然敢主动邀战?

  “狂妄!”

  “真以为自己牛的不行了吗?”

  “呵呵,去镇压他!”

  众人纷纷开口,都是跃跃欲试!“扬州学馆岑云奥,愿求一拼!”

  这个时候,人群之外,忽然一声高呼响起。

  瞬间,众人都是一阵骚动。

  “岑云奥?

  他来了?”

  “不对,怎么把岑云奥给忘了,他居然没有位列十大文星?

  他可是‘扬州七士’之一啊!”

  “岑云奥,岑家的二子,才学非常可怕,号称诗书画三绝,甚至,因为太过痴迷于这三者,被人称之为‘墨痴’!”

  众人纷纷转头,却见一群青年,簇拥着一个披头散发,手中提着酒壶的青年,走了过来!那青年醉眼惺忪,脸色发红,宛如刚刚痛饮喝醉了一般!他就是众人所说的“墨痴”云岑!“云奥兄因与友人饮酒,故而来晚!”

  他旁边,一个青年朝着众人解释。

  “嘿嘿,‘墨痴’”岑云奥,在城中向来不服人,才情之高,不下于在十大文星之列的扬州学馆才子们,他居然不在其中,可想而知,他会有多愤怒!”

  “有‘墨痴’在,李凡这样的废物,岂不是分分钟就要从十大文星之列滚出来?”

  “那还用说?”

  众人议论纷纷,看到墨痴前来,都是不住地冷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李凡被墨痴彻底比下来的场景。

  而亭子中,直隶府中丞孟珏髯看到墨痴,嘴角不禁多了一抹笑意。

  好戏,开始了。

  这岑云奥在扬州学馆,就曾经与王天腾等人被誉为“扬州七士”,其余六人都入列了,只剩他一人,所以,他怎会不怒?

  而李凡,被放在了最后一人,显然,他就是最受针对的人!岑云奥走到场中,举酒壶痛饮一口,便醉眼瞥了李凡一眼,道:“我岑云奥,向来来不囿于门第之见,但你那篇《劝学》,在我看来,实为寥寥!”

  “无超然脱俗之意趣,无藐视天地之胸怀,无凌驾世俗之雄心,而汲汲于功名,实在是蠢物!”

  他肆无忌惮的开口,指着李凡道:“蠢物,你若投降,自行离去,便不必受我所辱,为你保全一些颜面,何如?”

  高高在上!完全没有将李凡看在眼里!李凡冷冰地看着岑云奥,冷冷道:“聒噪!”

  “想比什么?

  只管道来!”

  岑云奥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这可是你自取死路!”

  他将酒壶摔在了地上,便道:“笔墨纸砚伺候!”

  他身后之人,早为他备好!“我岑云奥一生,独爱诗书画,你若能有我一半功力,我都会高看你一眼!”

  岑云奥开口。

  诗书画!闻言,周围的人都是热议起来。

  “岑云奥的诗书画三绝,融为一体,向来堪称无敌,甚至,他的一幅作品,曾经引起过城中哄抢,卖出天价!”

  “诗书画任何一种,在扬州学馆中或许都有人不弱于岑云奥,但岑云奥强就强在,他能将三者融为一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再加上其书法,扬州城中无敌!”

  “呵呵,我觉得,岑云奥是不是有些高看李凡了?

  比拼任何一种,也就够了吧?”

  众人纷纷开口。

  显然,“墨痴”之名,名动整个扬州,所有人对他都无比有信心!“按照文星会规矩,比拼什么,完全由挑战者提出,文星之列的候选人,不得拒绝,否则直接视为失败。

  李凡,你可敢迎战?”

  这个时候,孟珏髯淡淡开口!“可以!”

  李凡直接答应!他没有拒绝!扬州名士?

  豪门贵子?

  书香门第?

  他,从来不认为舞文弄墨,算得上什么高明的本事。

  但,他也不吝于在这些人最得意的领域,彻底击败之!他要让这些高高在上的所谓才子知道,他们引以为傲的那点儿笔墨,不过如此!“居然还敢答应,真的是找死!”

  “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呵呵,以为自己在东林郡还算个人物,在扬州城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不少人都是冷嘲了起来。

  孟珏髯一挥手,早就有人立即将笔墨纸砚送上。

  “且慢!”

  这个时候,和岑云奥一起来的一个青年,忽然冷笑着开口,道:“云奥兄乃是‘扬州七士’之一,门第不凡,岂能与你这等人随意比拼?

  这场比拼,得加一点儿赌注才是!”

  “岑兄,当今天子,被他蒙蔽,赐下御笔,以弟之见,若他输了,就该交出那支笔,并且从这里爬出去,滚出扬州城,从此绝了科举之梦,去当一个臭种地的!”

  他名为张攘,此刻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冰冰地开口!他就是直隶府安排在岑云奥身边的人之一。

  岑云奥恍然一笑,道:“也可!”

  张攘随即阴毒地看着李凡,道:“姓李的,你敢吗?

  若不敢,便乖乖滚出这瘦西湖吧!”

  激将!李凡却丝毫不在乎,淡漠道:“可以,若他输了呢?”

  “可笑,云奥兄怎么会输?”

  张攘不屑。

  岑云奥却是无所谓地一笑,道:“我若输了,你想如何都可以,哪怕你取我性命,亦无所谓!”

  李凡冷道:“你的命,不值钱。”

  “若你输了,你与身边这几个宵小之辈,便从此处爬出瘦西湖。”

  闻言,张攘等人都是脸上闪过怒色。

  “可!”

  但岑云奥却是大手一挥,道:“我答应了!”

  他已经不耐烦了!“请孟大人出题!”

  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看向孟珏髯。

  两人比拼诗书画,题目如何,需要现场由主官定夺。

  孟珏髯微微一思索,看了李凡一眼,忽然笑道:“此间水波潋滟,佳人在侧,尔二人便以‘水中佳丽’为题吧!”

  水中佳丽!孟珏髯的眼底,闪过一抹冷色,他已看出,李凡受众人所侮,此刻心中有不可不吐之怒!而水中佳丽这样的题眼,必须是神驰心想,在悠然之际,才可能画得出的!李凡现在的心境,宛如将军上场杀敌,杀气已备,但却绝对不符合扬州水乡中的一潭温柔!在题眼之上,李凡就已经立于败地!“好!水中佳丽,当真是妙啊!”

  “当真是此情此景,最好不过!”

  “嘿嘿,待两人画出之后,或许,还能让诸多佳丽品评一番!”

  周围的人都是起哄!岑云奥走到桌边,先是端起酒壶痛饮了一口,而后朝着那湖心扫了一眼,脸上已有了然于兄之色,提笔便开始!他已有文思!周围人无不是色变!“岑云奥不愧是诗书画三绝,闻题而作,居然不假思索?”

  “可怕,相传,他醉得越厉害,越是不可敌,现在看来,是真的!”

  “呵呵,那李凡败定了!”

  一时间,周围的人无不是开口,都对岑云奥惊佩不已。

  “呵呵,王兄,这李凡完蛋了!他将会滚出这扬州城,我表妹,早晚会是王兄枕边之人啊!”

  假山上的亭子中,秦从云此刻也是得意到了极点,直接朝着王天腾一脸谄媚的开口!王天腾微微一笑,举杯道:“当饮一杯!”

  两人对饮!……岑云奥已然开始动笔!李凡却纹丝不动!听完题目,他心中心气郁结!他一腔怒意,虽然压制得住,但又如何在怒气冲冠之际,去作这等温柔款款之诗画?

  他眉头紧皱,心绪实难从一腔不得吞吐之感,变作诗情画意描佳人!但,就在此时,在湖心之中,忽然有一声清越的琴声响起,穿越了嘈杂的人群,如一滴甘露,落进了李凡的耳中!湖心中,有琴曲微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