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你身上有种想让我亲近的气息
作者:浅若墨染      更新:2020-05-23 09:44      字数:2188
  不过,此时她的名字并不叫紫妍,或许她连自己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看样子并没有被迦南学院的大长老苏千收养取名,带回迦南学院内。

  这次穿越斗气大陆的时间点是萧炎出生后的第三年,玄浩白估摸着自己在陀舍古帝洞府那里待了应该不到一年的时间。

  但具体是多久的时间,他没有计算过。

  此时,玄浩白的视线之中发生了细微变化,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

  只见,眼前这小女孩的周身,有较为浓郁的金色雾气不断萦绕着,这些金色雾气就是隐藏于天地间的气运,气运不用些特殊手段是无法观测出来的。

  这是专属于小女孩自身的气运,此时小女孩的状态是误吃了一株极为罕见的化形草,才会化形成人,不然以五阶魔兽的实力是无法化为人形的。

  见此,玄浩白若有所思道:“嗯,不错,气运不低,那我不妨做个试验先?”

  这小女孩的气运和他本身相比是有很大的差距,但可以算上是斗气大陆气运深厚的行列之一。

  毕竟这小女孩是斗气大陆的魔兽世界三大王者太虚古龙一族龙皇的后代,体内拥有最纯净的王族血脉。

  血脉非凡、天赋超群,如今吃下了极为罕见的化形草,倘若有足够的能量供应,成长起来根本不是问题。

  这时,小女孩晃了晃脑袋,试图甩去心中的烦躁不安,她有些不适应化形成为人的身体,感觉好奇怪

  一刻钟后,似乎是感受到了有一道目光看着她,有些烦躁的小女孩顿时间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天空之上的玄浩白。

  乍一看,这是一头黑白相间的巨虎,身长足足超过了六米,全身肌肉隆起,而通体却是黑、白、红和蓝四种混合颜色的花纹,显得十分美观、漂亮。

  此外,额头上有一个白金色的王字纹路,体形健壮威武,再加上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威风凛凛。

  与此同时,带有黑白色环纹的虎尾在微微地摇摆着,这头魔兽的尖锐的虎牙就露在外面。

  面对着凶猛霸气的魔兽,小女孩第一时间不禁心惊胆战,生怕被这魔兽咬上一口。

  这个魔兽还是第一次见,这是想欺负我?

  还是说想吃了我吗?

  在玄浩白的注视下,小女孩她的乌黑大眼睛眨了眨,狠狠地舞了舞大声道:“你是谁?我可不怕你,你休想欺负我。”

  娇小稚嫩的声音响起,玄浩白看着身材娇小、白皙可爱的小女孩正嘟着小嘴,挥了挥小拳头,虚张声势地想要震慑住自己?

  示威吗?

  没有看见自己是虚空而立的吗?

  像这种标志是七阶魔兽的象征,再不济也好多是六阶后期的魔兽,玄浩白想到小女孩她或许对于魔兽等级之分也不太了解。

  不过,她这模样倒是有些可爱。

  绿荫葱郁的山脉之中,之前这里偶尔会有身形矫健的魔兽闪掠而过,但随着玄浩白的到来,整个山脉却变得鸦雀无声,一头头魔兽都匍匐在地不敢有一丝动弹。

  各自的心头仿佛是被恐怖的存在把握着,呼吸十分的难受,感觉这个恐怖的存在只要轻轻一捏,就得殒命。

  他们的生死只在玄浩白的一念之间!

  刹那间,随着小女孩她的注目而视下,她感受到了眼前的这头魔兽体内有无比浓郁的能量,她的身体出现了一种渴望,想要吞噬下这些浓郁的能量。

  而且这头魔兽身上还有一种让她想要亲近的气息,这是为什么?

  从她有意识以来就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眼前的大家伙是跟自己是有什么联系吗?

  此时的小女孩很想要摆脱化形成为人的状态,想要切换回自己的魔兽形态,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如果她自己的实力能达到六阶,吃了这极其罕见的化形草,便是能够随意地变化成人体。

  但若是实力未到便是将之吃下,则会一直停留在变化后的人形,直到自己的实力突破到六阶为止。

  为了能够快点长大,她必须得寻找到天材地宝给她提供浓郁的能量。

  小女孩本身对于寻找天材地宝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慌,她与生俱来就对能量浓郁的天地灵物有着特殊的感应。

  所以经常因为这个天赋变得嘴馋,蕴含着浓郁能量的药材都想吃上一口。

  虽然是有些难吃,可是忍不住想吃,大不了下一次她就不吃这种药材呗。

  这些药材的药力是有些狂暴,但这都她的承受范围之内。

  不过,一般这些药材都是有着众多实力强悍的魔兽守护,可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打不过,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你身上有一股想要让我亲近的气息,这是为什么?大家伙,你可以告诉我吗?”

  “哦?”

  玄浩白听闻此言,便想到了或许他曾经吞噬了冰、火两大龙王的血肉,自身拥有着些许纯正不凡的龙威,这对异世界的龙族成员有一点的吸引力?

  回想之前对于洞府前的那条龙,并没有这种效果,或许是因为实力的震慑,远远高于、遮掩住了吸引力,那条龙也不会找死惹自己。

  “小家伙,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呢,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否回答我呢?”

  “嗯!”

  小女孩一听便点点头,爽快地答应下来,想要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家伙有想让她亲近的气息。

  “这是互换问题吗?大家伙,你不要欺骗我!”

  “小家伙,你的名字是什么?”

  “没有,大家伙,我没有名字。”

  听闻眼前这大家伙一问,小女孩瞬间情绪有些低落。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她的父母在哪里?她的魔兽种族是什么?

  也没有魔兽告诉过她这些,她听说别的魔兽名字都是他们各自的父母所取顿时间,小女孩低垂下脑袋,不由自主地卷曲着双腿,双手环抱膝盖,雪白整齐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乌黑的大眼睛中略有些水雾道:“从有意识开始,我就独自生活在深山中,名字什么的,不存在。”